标王 热搜: 农业  大市聚  召开  新昌  领导  推进  解读  乡镇  青年  新政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昌资讯 » 人文历史 » 正文

中国山水诗的发祥地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2-29  来源:新昌商务信息网  浏览次数:94
核心提示:中国山水诗,起于晋宋,盛于唐代。刘宋有世居在今天上虞东山到今嵊州三界一带的谢灵运,被后人尊称为中国山水诗的鼻祖。由他开始
中国山水诗,起于晋宋,盛于唐代。刘宋有世居在今天上虞东山到今嵊州三界一带的谢灵运,被后人尊称为中国山水诗的鼻祖。由他开始,山水诗乃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流派。到了唐代,王维、孟浩然等山水诗代表人物都曾隐居于浙东,并留下了许多诗作,从而使新昌一带成为中国山水诗的发祥地。
 
        山水诗的先声
 
        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”这是电视连续剧《三国演义》的片头歌词,作者是明朝的杨慎。
 
        杨慎(1488~1559) ,明代文学家,字用修,号升庵,新都(今属四川)人。正德六年(1511),殿试第一,授翰林院修撰。豫修“武宗实录”,禀性刚直,每事必直书。武宗微行出居庸关,上疏抗谏。世宗继位,任经筵讲官。嘉靖三年(1524),众臣因“议大礼”,违背世宗意愿受廷杖,谪居云南30余年,死于戍地。少年时聪颖,11岁能诗,12岁拟作《古战场文》、《过秦论》,人皆惊叹不已。此外,杨慎又有描述、歌颂历史英雄、忠臣义士以至耕夫樵叟的诗, 这歌词就是他写的,词牌叫《临江仙》。
 
        明代正德年的一天,风和日丽,杨慎来到浙江省新昌县的沃洲(今沃洲湖,又名长诏水库)。
 
        这沃洲,山峰秀丽,溪水澄澈,环境极为优美,晋宋以来,就是社会名流隐居活动的地方,据中唐大诗人白居易的《沃洲山禅院记》所载,这些社会名流有白道猷、竺道潜、支遁等二十多位高僧和王羲之、孙绰、戴逵等十八名士在这里游览或隐居过。被白居易称为是“非常之境”。
 
        “非常之境”就会有非常之诗,在沃洲的南端的一个山阜上,杨慎在这里看到了一块已经斑驳的石碑,上面刻写着一首诗:
 
             连峰数千里,修竹带平津。
             茅茨隐不见,鸡鸣方知人。
 
        石碑落款处署名是白道猷。
 
        杨慎见了诗说道:“此四句千古绝唱也。”后来他在他的《升庵诗话》里说了这件事。杨慎为何称这首诗千古绝唱呢?请看诗的前二句:“连峰数千里,修林带平津。”仅此二句,就向我们展开了一个开阔的画面:山峰此起彼伏,绵绵相连,横亘天际;山下平野中,绿色的林带,环绕清澈的河流,曲折延展。这一景象,令人心旷神怡,烦虑顿消,忘情世外!
 
        后二句是近景,却不全是视觉形象:山林曲折处,似有茅屋露出,但看不清楚,不能确定它有多少间,它的形制怎样?从那传来的声声鸡鸣中,才知道确有人居住。但那小小茅茨中住着什么人?有多少人?是山民还是隐居者?他过着什么样的生活? 他或他们对于人生和世界,能告诉我们何种体会?我们仍然不知。   
 
        这就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想象的空间,激起了我们许多的悬念和想象余地;也就激发了读者的创造性思维,以积极的态度去理解、体会,乃至重新构造诗的意境。
 
        正是在这一点上,这首诗成了后人的模范,常常仿照以翻新,如宋代的苏东坡的词说:“墙里秋千墙外道。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     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又如秦观诗云:“菰蒲深处疑无地,忽有人家笑语声。”
 
        又再如竺道潜诗云:“隔林仿佛闻机杼,知有人家在翠微。”都与白道猷的这首诗的意境相似。
 
        关于这首诗的由来,据梁释慧皎所著《高僧传》卷第五记载,白道猷,本姓冯,山阴人,白道猷是他的僧名,东晋孝武时的高僧。少以篇牍著称。性率素,好丘壑,一吟一咏,有濠上之风。与另一高僧道壹是朋友。后来白道猷写信给道壹说:“始得优游山林之下,纵心孔释之书,触兴为诗,陵峰采药,服饵鹢疴,乐有馀也。但不与足下同日,以此为恨耳。”白道猷在信上附写了这首诗。
 
        更重要的是:我们在这首诗里看到:山水不再是描写人的陪衬,而是山水已作为独立的诗的主体,因此,这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颇具特色的第一首完整的山水诗!比我们通常说的山水诗之开山祖谢灵运还早了二三十年。
 
        这是一首真正以新昌山水为题材的诗,新昌优美的山光水色、崇山峻岭、茂林修竹,陶冶人的性灵,激发人的诗兴。白道猷之后的著名诗僧支遁、王羲之和孙绰都有一些诗文留传下来,到南朝宋谢灵运,山水诗日趋成熟。而白道猷在新昌吟哦的这首诗,则是开山水诗的先声。
 
        谢公宿处今尚存
 
        谢灵运是中国山水诗的奠基人。
 
        1500年前,谢灵运登上了天姥岑最高顶,大声呼喊:“王母娘娘,我来了!”
 
        谢灵运为何要在天姥岑上呼喊王母娘娘呢?唐朝白居易在《读谢灵运诗》写道:“壮志郁不用,须有所泄处。”
 
        “壮志郁不用,须有所泄处。”1500多年前,谢灵运为何在天姥山宣泄郁闷呢?要回答出这个问题,话就长了。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谢灵运(385-433),小字客儿,人称谢客,出身于东晋世族。当年在“淝水之战”中任前锋、大败苻坚百万大军的车骑将军谢玄,就是他的祖父。灵运少年好学,博览群书,文章之美,为江东第一。他一生的仕宦经历十分坎坷。南朝宋武帝刘裕称帝前,灵运曾做到宋国的中书侍郎、黄门侍郎。刘裕称帝后,爵号被降为侯,食邑也削减为五百户。后来又升晋为散骑常侍,官至三品。灵运性情偏激,言行常常不受礼度约束。他的官职一降再降,后来被改官为永嘉太守,离开了朝廷。永嘉即今温州。灵运到任后,郁怀难释,便恣意遨游,称病去官,回到故乡始宁(始宁县县治在今三界镇附近)。
 
        在这里写了不少诗。诗作流入城市,人人争相传抄,一时声名大振,连京师也被震动了。
 
        宋文帝登基后,灵运被征召入朝,任为秘书监,又居三品之位。不久,又升迁为侍中。以为时运已到,自忖其名望才能,定会参预时政,实现平素的政治抱负。谁知文帝竟像当年的武帝一样,只看重他的文采,而不把他视为治国之才。眼见得王蕓首、王华、殷景仁等名位一向在自己之下的人,一个个飞黄腾达起来,灵运心头的不平与日俱增,干脆上表称病,文帝顺水推舟,恩准他请了病假返回故乡始宁,事实上是把他驱出了朝廷。
 
        回到始宁庄园,灵运不分昼夜地游娱宴集,放荡中不免流露出怨望。消息传到朝廷,文帝十分气恼,便正式免了他的官。这是元嘉五年的事,灵运当时44岁。
 
        他回到始宁后,便想着游天姥山。一天早晨,谢灵运率领随从,从“始宁别墅”(今三界)坐船溯剡溪向南行,傍晚到了今新昌县城的“谢公故居”住下。
 
        这“谢公故居”,是谢灵运从“始宁别墅”出发游赏东南山水的住地。乌漆台门,前后左右,剡溪环绕,一座小桥,连接山山水水。天姥山就在离此向南五、六十里处。     
 
        人道睹物伤情,果然不错。这一夜,谢灵运重来故地,思前想后,宦海沉浮,暗然神伤。真是岁月如船,载着光阴,无遮无拦地向东流去不复返。载不动、带不走的,只有人间的悲欢哀乐!
 
        谢灵运长吁短叹一夜,写了《登临海峤初发强中作与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》一诗,诗的后半段云:
 
        “暝投剡中宿,明登天姥岑。高高入云霓,还期那可寻?傥遇浮丘公,长绝子徽音。”那意思是说:我在天姥岑上,倘若遇见了浮丘公,我就成仙去了。
 
        笫二天一早,头上罩着一顶曲柄伞,脚着一种木制的上山时去掉前齿、下山时去掉后齿的鞋子,在山道上行走起来如履平地的“谢公屐”。
 
        薄暮时分,灵运一行终于登上了天姥山之巅。放眼四望,心胸豁然开阔。东南方向,隐约可见逶迤的天台山。脚下峰峦起伏,在夕照中显出无边的幽深。灵运站立山巅,迎着浩荡大风,飘飘然而似乎飞升到了仙界。他徘徊留连,心神荡漾,天际恍惚出现了仙人浮丘公的身影,灵魂似已随他而去,永远告别人间,去寻找另一个美妙的世界。
 
        天姥之行归来,灵运魂牵梦绕,时时忆起登山情景。只是那无人之境的跋涉太艰难了,于是决计实施一项开山辟路的工程,来开发天姥山这片风景绝佳的处女地。元嘉六年(429),灵运“自始宁南山伐木开径,直至临海,从者数百人”(《宋书·谢灵运传》),终于打通了天姥山区的几处险要地段,后人为纪念谢公之功,称它是“谢公故道”。这是古今旅游史上的一番壮举!
 
        1500多年前开山辟路的谢公,至今仍被游人们深深缅怀着。难怪大诗人李白追寻而来,大声吟唱:“谢公宿处今尚存,渌水荡漾清猿啼,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……”
 
        杜甫的越女情结
 
        “越女天下白,鉴湖五月凉。剡溪蕴秀异,欲罢不能忘。”这是“诗圣”杜甫《壮游》诗中的诗句。孔子说“五十而知天命”,杜甫在四川夔州时,想到自己虽然才华过人,又有每餐不忘君的忠心,怎奈考场上屡屡名落孙山,官运不通,如今五十五岁,已是“岁暮有严霜”,哪有前途可言?想到心酸处,就写了一首很长很长的诗,从“七龄思即壮,开口咏凤凰。九龄书大字,有作成一囊”,“往昔十四五,出游翰墨场”,写到“郁郁苦不展,羽翮困低昂”的晚年,一无开心之处,只有青年时的浙东之游,才算得上是胸怀壮志的壮丽之游!于是就把这首长诗的题目定为《壮游》。
 
        杜甫(712—770),字子美,自号少陵野老,唐代大诗人,被誉为“诗圣”。原籍湖北襄阳,生于河南巩县。杜甫漫游吴越,时在开元十九年至二十三年(公元731年—735年),即他二十岁到二十四岁之间,在今新昌一带盘桓游览达四年之久。
 
        天下美女何其多,而越女皮肤的确特别白皙,对于这一点,唐诗中不知提到过多少次。不过,据说杜甫在越州有位姑母,他曾追求越女而不门当户对,虽费时四年之久而失败,只好以博取功名,提高自己身价而返北方去“中岁贡旧乡”了。
 
        杜甫的心一直没有离开过剡中。天宝十三年(754),杜甫在奉先(今陕西省蒲城县),看到县尉刘单宅画的一幅山水屏障,就写了一首《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》,其中写道:“悄然坐我天姥下,耳边已似闻清猿。”
 
        后来多次发愿要故地重游,要再见永远难忘的剡中:“厌蜀交游冷,思吴胜事繁。应须理舟楫,长啸下荆门。”在写罢《壮游》的当年,杜甫峡口江岸送别一个胡商去扬州,便托胡商为他打听剡中现在的情况如何,又说“老夫乘兴欲东游”!
 
        杜甫对剡中的情怀,实实在在说得上是“欲罢不能忘”的啊!
 
        白居易与沃洲山禅院
 
        在新昌沃洲山,有一座纪念白道猷、白寂然、白居易的“三白堂”。还有为白居易撰的《沃洲山禅院记》树立的碑亭。按照碑文的记载,白道猷是沃洲山的开山祖师,白寂然是重建支遁沃洲精舍的高僧,而白居易自己,他深感有幸写这块很有历史价值的碑文。他在碑文末了写道:“异乎哉,沃洲山与白氏其世有缘乎!”表达了他的这一喜悦心情。
 
        白居易(772-846),字乐天,号香山居士。根据竺岳兵著《唐诗之路唐代诗人行迹考》,白居易曾三次到过今新昌一带地区,第一次在13岁至约16岁避战乱在越州(今浙江省绍兴市),处女作《江南送北客因凭寄徐州兄弟书》作于此时,他在这首诗题下自注“时年十五”。这次他溯剡溪南游,在沃洲逗留了好几个月,又溯流而上,夜观石桥飞瀑。
 
        他在今新昌一带避战乱后去长安赶考,有一则大家都很熟悉的故事:白居易到了长安,先拜访著名老诗人顾况。顾况看到“白居易”三字,便诙谐地说:“长安物价正贵,恐怕白居不易!”及批卷阅得《赋得离离原上草》中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;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时,不禁大为惊奇,拍案叫绝,马上改变语气,郑重地说:“能写出如此的诗句,白居也易!”从此,白居易诗名大振。
 
        第二次到浙东,在任杭州刺史时,应越州刺史元稹的邀请而到今新昌,考察东晋十八高僧在剡中的事迹;第三次在罢任杭州刺史和苏州刺史后。这次来剡中,他的心情十分愉快。他写了一首《喜罢郡》诗道:
 
           五年两郡亦堪嗟,偷出游山走看花。
           自此光阴为己有,从前日月属官家。
 
        此后,他于太和三年(829)春,称病辞归洛阳香山,从此不再外出。
 
        太和六年(832)夏,61岁的白居易,写了《沃洲山禅院记》。不但称赞沃洲、天姥为“东南眉目”,而且为今新昌保存了非常珍贵的文史资料,其中有我们经常提到的东晋十八高僧、十八名士。
 
        所谓十八高僧是:
        般若学本无异宗的竺道潜(一名竺法深)、竺法汰;
        般若学即色宗创始人支遁(支道林);
        般若学识含宗创始人于法开;
        般若学幻化宗创始人竺道壹;
        般若学心无宗创始人竺法蕴;
        般若学缘会宗创始人于道邃。
 
        除般若学六宗创始人外,还有他们的助手竺法友、康法识、竺法济、释道宝、释惠静、白道猷、竺法虔、竺法仰、昙光、于法兰、于法威、于法道等人。
 
        史书上说佛教走上独立的道路是以“般若学”的兴起为标志的,而般若学的六宗代表人物都在今新昌,新昌成了佛教中国化般若学家的中心地,这一重大史料,是白居易在碑文中保存下来的。
 
        十八名士指东晋雕塑家、音乐家戴逵,文学家孙绰,佛学家、社会名流郗超,文学家何充,书法家王羲之,文学家袁宏以及许询、蔡系、谢万、谢朗、王蒙、王坦之、王修、卫玠、桓彦表、王洽、刘恢、殷融等一代名流。这些价值都很高,也是白居易在碑文中保存下来的。   
 
        白居易三游新昌,留下碑记传千古,受到了人们永远的怀念。  
 
 
[ 新昌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昌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会员服务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浙ICP备08001054号
新昌信息港 新昌人才网 新昌新闻 新昌天气 新昌客运中心时刻表